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山商】青衣客

虚怀山向来是春意盎然四季恆常的旅游胜地。
道是多年来鮮少有人到达过山顶,因此关于山上的传说总是版本眾多,多半是山脚居民的饭后余谈,听罢一笑从未认真。
最近也不知哪来个二愣子听了那些偶然传出的八卦说虚怀山顶有神仙,得其一言终生受用,见其一面转运祥瑞,非要爬上山顶一探真假。
第二天那些平日上山砍柴的樵夫在山腰处发现了昏迷的他,醒来后问他缘何倒在那处,却是闭口不提。
山下还是那片繁盛的模样,那百年来再无人问津的山顶,又是何种境种,想来也许只有山中神明知晓。
“好友啊,你这步棋差一着,将军。”商清逸轻落一子,摇动手中娟扇,抬眸注视对面正焦头烂额的人。
“你明知吾不会下棋”眉峰拢紧,山龙隐秀在第八盘对弈中败下阵来,干脆将棋盘一推“眼下比较适宜午睡,不是做这些烧脑活”身子向后倒下躺在草席上眯起眼耍赖不理一副兴致勃勃的好友。
“哎呀,好友你怎能耍赖,说好今天陪吾下棋至日落,这么早便反悔,让吾如何是好”商清逸虽是嘴上埋怨着好友,却是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收拾起棋局,看眼天色,一如山龙所言,午后的阳光已无眴烈刺目的高温,打在皮肤上是温和舒服的触感,確是合适午睡的天气。想来以好友一贯疏懒的性子,让他陪自己下整日的棋,也真是有些难为他了,于是商清逸爬至棋桌另一边躺在山龙身侧,与他同样阖上了眼,很快便沉沉睡去。
待到商清逸醒来,已是日落西山。
他支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对上了山龙笑意妟妟的双眸,处于迷迷糊糊的商清逸貌似还不清楚目前的状况,倒回去看来想要赖床,翻身那霎的跌落感让他心神清明,幸而山龙手臂一收揽紧了他。
“好友,小心点,麦摔下去”山龙打了个哈欠伸展着被压一下午的右臂,提醒方才差点摔下的人,商清逸脸上仍带着初醒的呆滞,片刻过后倒是回来神来认清了状况,爬起来梳理压乱的长发擺正发冠。
“山龙,你的右臂似乎被吾当成枕头睡了很久,抱歉啊”看人僵硬地活动着手臂,商清逸心头歉意渐生,搭上山龙的臂膀用放轻的力道按压着,山龙展直了手任他动作,另一只活动自如的搁在曲起的膝上托头,俨然一副认真的模样瞅着商清逸侧脸。
真好看。
尚余残晖的斜阳打在俩人身上,黄昏正完结的光明,长夜来临前最后的曙光还在缓慢流逝
这不过是一场回忆
不重要了
重合的身影,述说着来自黄昏的希望
江湖的过客,让长夜陷入成灾的回忆
“你是山顶的神仙吗?”
“不,我是虚无的过客,路过此地,想起一个来客。”

评论(2)
热度(7)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