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平生跌宕,向修罗场”

【鬼切x我流阴阳师】狐夏

1.

我给他买了白槿霜风。

还带些稚气的成年妖怪被我硬生生拉着套上了那套白衣,表面上得体平静,可我想他内心也总是时时刻刻在翻天的,血海,仇恨,无一例外。
我呀,只能支着下巴笑笑静悄悄地看他,看到什么时候他要去翻天了

鬼切他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

2.
寮里不常是静悄悄的,除非那些个闹腾的小丫头们因为委派任务而出去,山兔和孟婆一走,寮里的吵杂声很快就没了一半。
深秋的太阳并不暖和,我紧了紧衣服,还是感觉有些冷,一旁的鬼切反应过来,对我说请您进屋吧。
“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我摇头,还想多看一会庭院里的枫叶,鬼切却想起了些什么,慢慢走到我身后,小声道了一句得罪,拉起我的手腕把我推搡着回了有暖炉的屋子...

【狐狼七夕活动|暧昧】花火

隐晦感情请注意。
并不是什么都会像烟火一样,轰烈而短暂。
也有些事情,轰烈而永恒。
本文不存在博狼分量,一切都是剧情需要!!
————————————

铅笔在草稿纸上唰唰地写写画画,白狼低着头,笔记上整整齐齐铺满了课上老师明示暗示的课程重点,还有会让其他人不明意义的问题。

[这样继续下去真的好吗?]

而这些这些,几乎是铺满了没有学习资料的地方上,浅浅的铅笔和荧光色还有墨水的颜色相比起来,几乎是到了不用心留意就会被学习的海洋淹没的地步。白狼每次打开自己的课程笔记,却总也是第一眼就关注到这些,所以她写了擦写了擦,把笔记本摧残得有点破烂。

老师还在黑板上写着晦涩的数学公式,身边的所有同学都在拼尽全力...

求你们720000tag好好打上到底是60还是51不要用800直接代替好不啦!!!!!!!!!

【蔡邱】此日无事

此日无事。

邱居新握着剑就能在后山从鸡鸣之时呆到夜深人静,他一个人,甚至有时候连剑都不用带上,光是在后山对着剑痕参透,都已经够太阳走一个过场

尽管他也甚少一个人去后山。

今日不同,邱居新知会过堂前的师弟,说是要悟剑境,三头两天怕是要呆在后山去了,让他知会一声掌门,边匆匆御剑走了。

恰逢蔡居诚下山办事不在,想让二师兄省掉再跑腿的麻烦直接让蔡居诚先找掌门后找与他形影不离的师弟。那小师弟挠挠头,一吐舌头认命地跑金顶去找掌门抱话了。

“二师兄啊,一去就是三天。”

蔡居诚今日就办完事回来了。

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回到居所放下了,又拿了好一些,都给要送的人带了过去,又从掌门口中听得了师弟的...

【幻红】WAKE UP

Vision发现身边的Wanda看起来有点不妥

双眼紧闭着,脸颊被汗水打湿,被额发黏上,他的热感应视觉和触觉器一直紧随着睡着了的她,然后他试图将自己的体温降下来,再将Wanda揽进他的臂弯。

他将Wanda的额头轻轻贴到自己的肩上,抚顺怀中的人的背脊,试图将她躁动神经安抚下来,Vision知道Wanda很快会醒来,因为在这两年之中,她还是会时不时在梦境之中回到索科维亚,正是这些梦境之中的灾难,逼使着Wanda一次又一次的惊醒和短暂失措。

幸好的是,Vision把这偷来的时间延续进Wanda的生命之中,尽管他无法判断这对她不稳定的精神是否有用,但是根据每晚他调测到的Wanda的身体数据来说...

【蔡邱】给蔡师兄拜年啦!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糖的成分,也就是写皮的那些偷偷摸摸给蔡居诚拜年。

不皮的那个悄悄咪咪,悄悄咪咪,还是会故意被发现。

——————

三更半夜点香阁。

这一夜蔡居诚难得没有被千奇百怪的人点走,什么云梦暗香华山武当弟子,听着窗外嘈杂炮竹,他心想可能他们都回去过年了吧。

他还在想终于清静了...事实上没有,外面的热闹把他烦的哐当一下把窗户合上了,但是这对噪音阻隔还是无甚用途。

蔡居诚那一个无奈,随便拿了点棉花塞住了耳朵,还是抵不过那些震天欲聋的炮仗和舞狮,凡人集体起夜的跨年夜。

可他是个修道之人啊,蔡居诚心想他不能认输在这点小事上。

对啊,一个沦落到青楼卖身的修道之人。
他想至此,五感俱...

【狐狼】听见你的声音。

“噢天哪——!”

“37号的白狼选手在比赛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快,医疗队,确保两个学生的平安!”

伴随着观众的惊呼和裁判长源博雅的哨声,广播部的八百比丘尼硬着头皮向学界宣告了这项意外,女子甲组撑杆跳高的赛事暂且拦了下来,连带着后头某些女同学的高呼....

“妈也妖狐阿尼!!!!!”“白狼姐!!!!!!!没事吧!!!!”

观赛的学生几乎分成了两派在为绿茵场上的球员欢呼呐喊助威一般,一个呼唤着乙组的头号短跑,一个担心着甲组撑杆跳高的最大希望。
也不知怎地白狼撑高过杆的时候冲力太大飞了出去还是怎么地,义工场助的妖狐逼不得已之下当了一回肉垫。

噢老天,在几乎被砸成盐味苏打饼之前还听到了与自己粉...

全13*6cp脑接受不能请点叉

我私设,我爆炸。

*是最终决战里的艾比安系统秘密代码触发导入拖总行为模式六分钟

后续发展就是,他拯救了这个世界,也拯救了他

眼前的这个人是托列斯,也不是他
托列斯已经死了

米利亚尔特沉默着伸手抓向他的衣领,分明就在眼前,却没能抓住

他终于开口

“惊讶吗,我的朋友,但已经来不及了。”

被称为朋友的那一刹那,昔日的积古斯马其士能够清楚感觉到脑后冰冷的传感蔓遍浑身,甚至可以说是一度下达指令可以忽视对方一命的人,此刻感觉到了惶恐似冻结住他的唇舌,伸出去的手冷得如他外表铠甲的一样。

“你必须停下来了...这些闹剧的原因是我随你一次又一次的纵容和...溺爱”

和立体影像不仅相似的是这大概算...

为干儿子一身冬装搭配雪景,美哉嘻嘻

全世界都在限锻翻车而我刚刚把我的干儿子送出门修行....。
不说了今晚等信嘻嘻嘻😃

“不如共我飞花携满袖”

...
“爱与恨各自休。”

终有一天我会写的呜呜呜😭😭😭填什么坑啊坑13*6多好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尼玛啊啊啊啊啊啊啊博多的极化出了啊!!!!!

abu:

嘿呀,好气呀,没有博多后藤的我哭唧唧(ノ`⊿´)ノ

【13x6】关于最后托鲁基斯Ⅱ的去向猜测

高亮标题的13*6,没有五人组
通篇是我瞎吹的[em]e400402[/em]因为托二好像是不能单机突破大气层的镁合金。
艾比安好像.....。

但是天堂是由托二改装过来的这个我就很想打人了,尼玛克叔藏刀越来越娴熟了,无尽的华尔兹最后的确是没讲他带了什么机子去火星但是正路来说....是托三

但是不排除他那个时候就已经将托二托三零件交交换换摁上鸡翅膀然后搞出了天堂的雏形,还带上了拖总之前委托研发不过没完成的纳米防御系统,这里也有可以写的point

艾比安不知道哪里看到的就是被他摁在朋友那里了...我的猜测就是他在FT出场的那件事就是因为艾比安被那个人接了诺因海姆的委托偷了,朋友也被他杀了,所以...

我還是掛念一開始的ssrf4一起搓麻將的日子
這太讓人不高興

【山商】他应有知泉下

“商清逸,”
听罢,有人在唤
谁在唤?
“商清逸..”
他唤了两次这个名了,与先前不一样的只有这一回字间多了些拖长的音,慢得让人以为只是在呢喃梦话,但又怎得多了一点认真。

这个商清逸,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是谁?
我,又是谁?

商清逸,商清逸
脑中闪过方才的对自己身份疑惑的一丝念头后,近乎是爆炸的音讯拍在了耳边,声音男女情绪各异,却又一起喊出那三个字,瞬间炸开时让感官都陷入了空白又莫名痛苦的状况

在无限的诡异之中回荡着刚刚的万缕神念,渐渐回归静默,视线之中长久以来都被黑暗霸占的情况似是有所改变

光线涌了进来。
“商清逸。”
是最开始在唤的那个人的声线,这一次,却是实打实地在耳边拂过

他终究入了眸,掀开了蒙...

活击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总算大概get到了自己的萌点了....
彼此依赖,平等,进可床上炮又炮,退可基友一生一起走。
高亮“正道”“洗白接受”“一反到底更可以”
雷点很多,病娇反社会人格总受总攻,年下真的看情况,热门拉郎基本上....
就这样。
重点是能够互相支撑,让对方放松身心的,名为归宿感的...
别说了最近又被一脚踹回lbx这个基佬遍地走的坑里。
男神大法好。
这种为能对方分忧,守君背后的实在是^q^
难得我吃下一对主角受别说了我爱金桑QuQQQQ同屏即是粮

我快笑死了他什么时候和别的河川主学得在自己身上挂鲤鱼旗,还肩上跟一个,服饰我就懒得吐糟了尾巴还没看得到,恕我直言这是鲤鱼旗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霹雳】商清逸,魂可归去。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鹊踏枝·清明》  五代  冯延巳

雨是浓,浓如一室雾,困顿于狭隘中。

雾里的风,同样囹圄于此。

他本是该回到那风起之地的,却不知为何弥留于此。

仲春,他在雾里看到了那褪尽金衣的柳枝,伸手去拂,风却带走那绿意。

商清逸,想起来了。

风谷来客并不是在弥留,只是恰好经过,锁魂的法阵却不知为何被强行运行,竟然是留住他了。试问这本用来锁住为恶的鬼魂的法阵是怎么锁着几近化为了风的他,不由得知。商清逸见...

【刀男/yys】就是..短打日常。

内含太郎婶亲情向,狗子川友情向,狐狼成功攻略一刻,黑白绝对亲情。

啊啊...好耀眼,讨厌。

抬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的阴阳师忿恨地抱怨着平日遮脸的审神者专用纸条并不能在平安京的世界里显现,死宅的性子让她感觉庭院连开着的门都有点碍眼。

真是的,这个时候要是太郎在这里的话,就能好好地睡一个午觉了。

作为审神者任期不甚久的时间里霸占着近侍角色的太郎太刀,也是被这无法打破的墙壁分隔了开来呢。

阴阳师懒散的趴在夏季中凉得舒心的木板上,手里的绘扇拨了又拨,却还是怨着,热啊,热啊,这般一直念叨。

慢慢地翻过身来扶正自己的帽子,她抓起折扇,反常地向庭院跑去。

“荒川♫荒川♫”

雀跃的阴阳师一蹦一哒...

说实在的我觉得当我开始认认真真磨起荒川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看透了很多
出新皮肤又怎么样啊我当看不见wy也奈不了何我
不买就是,反正我觉得他不需要谢谢。
至少是我的荒川不需要,我也不需要。
于我而言川不管这与他了无关系的东西,即便这个是他的新衣。
他一直就在那里,在荒川,一直都是那个模样,他自己乐意的喜欢的模样
所以其实发什么牢骚都没有用啊
他不想要的就是不要,他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
大不了我就是把他御魂扒了带他刷石距问问他想要就别暴击...条件是不是有点苛刻
这次的皮肤改...不知道说什么好
哪来的邪魅妖孽给我叉出去。
大家好我就是那个死皮赖脸想着打不出六星爆伤给家川就不走的傻逼玩意。
什么,皮肤,啥玩意,三百五十皮肤卷我...

上个情人节的遗留物,这个情人节结了。

     黑晴明一役过去已久,八岐大蛇也悄无声息地退回了老巢,而今的平安京,贯彻其名。
    听说雪女和三尾狐同样倒戈与安倍晴明时,大天狗嗤笑一声,狂傲的神情难掩于色

    这是他要证的道,是他要证的心。无人了晤,踽踽独行,不晓孤寂。

    “大义既是那些平凡小妖能明白的”

    他的团扇仿佛耀武扬威的询问眼前的荒川之主

    你是否,也与他们同样走在...

【FF15】CHANGELESS

太安静了

是水滴在盘子边缘的声音和窗纱刮动都让人难以忽略的地步。

伊格尼斯缓缓地阖了眼,双目里的神采早已不存在,浑浊的晶体写满了余生的冷色调,从而令一切火光黯灭。

当然不是如此,能够让明澈瞳色点燃的旭升之阳,就离着他的脸庞不远

不多不少,尚于友情的距离。

旧未来国王陛下勘定的旧未来军师躺在藤椅上像条晒着的咸鱼,陈了多年不睁开眼,浑身都是那不知何来的柠檬气味,靠着这养活了所有的风景

哦这当然是旧王之盾的脑内滤镜

伊格尼斯只是累了,在休息

不同以往了,因为接下来也并没有什么能够再让他操劳的事情

安静许久的室内被掀书打破,伊格尼斯习惯地睁开眼,又闭上了

“伊格尼斯”又是翻页的声响...

沙利叶你是毒奶吧..毒奶吧..【已扫清反抗神的人】
连霍普小天使也是...不过霍普小天使正常多了
你们好好当dps不要奶了..
推图队里只有黄岩和崔珏是真真正正的输出手【。】
自从我氪来沙利叶以后亚瑟最开心
因为每一次都会被两个天使奶起来
祈愿洛希伦迪和男神起起♡
附智力迷宫队伍,被挡脸那个是亚瑟,不得不说迷宫真是...一个让奶妈放飞自我的好地方

这就是个钓鱼游戏,为了钓鱼赌钱不是很正常嘛【。】
noct【在赌场那五天】
赌疯魔了我已经
然后
p2是我家黄毛,p3是我
老厉害了我家黄毛,伊麻整天就是和爹站一块的那种【。】

等待漫长,手残无救
泪目

最后伊格尼斯真绝色!
兄弟情官粮真好吃【。】
会说其实截了好多爹妈组的剧情吗,不会【。】
我会说我妈做完饭也是站在那儿吃的吗【。】不是没有椅子的啊后边有沙发xxxx
有空我把游戏截图从FB那边搬过来..

【FF15】【格拉迪欧x伊格尼斯】DREAM


    即便是费力试着睁开眼也还是一片乌暗。

    伊格尼斯勉强地牵了牵唇角,思索着按照从背部隔着衣物传来的触感来说,此刻自己正昂面躺在某片草地上。

    耳边似乎一直有虚虚实实变幻不停的回声响着,有很多闪过的话语穿梭而去,不知道是朝着哪个方向的,他听不真切,那太过杂乱无序,兴许是耳鸣,却又觉得是低语——

    但愿不是什么帝国宰相的伎俩。

    他坐起来晃了晃脑袋,抬手轻轻揉着额角,支撑在地上的手压着势头有点高的草,指尖似乎能摸...

日常毒ff15
宛如爹妈组格拉迪欧和伊格尼斯这对有人一起坑底互暖吗!!!
有生之年这个手残不知道能不能玩上,和父上的winning抢机子【。】而且暂时没能购入游戏
目前追油管上一个阿婆主追得起劲!

© 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