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平生跌宕,向修罗场”

【幻红】WAKE UP

Vision发现身边的Wanda看起来有点不妥

双眼紧闭着,脸颊被汗水打湿,被额发黏上,他的热感应视觉和触觉器一直紧随着睡着了的她,然后他试图将自己的体温降下来,再将Wanda揽进他的臂弯。

他将Wanda的额头轻轻贴到自己的肩上,抚顺怀中的人的背脊,试图将她躁动神经安抚下来,Vision知道Wanda很快会醒来,因为在这两年之中,她还是会时不时在梦境之中回到索科维亚,正是这些梦境之中的灾难,逼使着Wanda一次又一次的惊醒和短暂失措。

幸好的是,Vision把这偷来的时间延续进Wanda的生命之中,尽管他无法判断这对她不稳定的精神是否有用,但是根据每晚他调测到的Wanda的身体数据来说,这几个月来的做梦次数一直在减少。

他知道这好转兴许是时间的作用,但Wanda知道

是「陪伴」在治愈她。

Wanda睁开眼睛,旋即她伸出双臂用力地抱紧了Vision,这让对方显得有些惊讶,但人形的脸上以就无法很好的表露这种情绪,他开始从抚顺转而变成拍动Wanda的背,再鬼使神差地摸上她的额,模仿出人类感应温度的动作。

之所以说是模仿,无非是因为从根本上来说,Vision只要开启热感视觉就能看到状况。

有时候他自己也不明白这些动作,但是总有为她指引方向的想法,于是他就照做。

凭心而动。

“Wanda,你的感觉如何?”

“我..在梦里看到了你,但我没有梦到索科维亚。”

Vision感觉到肩上传来了被沾湿的触觉,他将Wanda稍微拉开,把她的脸颊抬起,以非常轻的力度为她拭去眼睛的湿意。

有时候他会从这些微细的水中感觉到「痛处」。

now it is.

Wanda说话的时候牙关在颤抖,这使得他忍不住再次拱她入怀,在她的长发间梳着。

“如果我使你如此难过,我应该先道歉的,对不起,Wanda”

“不是你的问题。”

不是他的问题。

Wanda的心一直被绞紧,在快银死去的那一刹那,如今她感觉到更大的痛苦,她试着回想刚才的梦境,原来一直都只是一片黑暗,但是在黑暗之中她仍然能够感觉得到梦境门外叩门的人形,感觉得到他从微温到微凉的体温,溢于言表的温柔,还有在她手心之中温柔发亮的宝石。

这些问题她没有办法,完全没有办法根治。

所以Wanda只能将自己深深埋进Vision的双臂之中,眼泪会被时间慢慢洗刷去,就好像她也曾经从血亲的死亡之中步出,而Vision也一直陪着她,尽管分合不断,彼此的思恋也未曾停止过。

对,伤痕有时间去洗刷。

而他们眼下,至少是还有时间的。

她平静下来,将脸藏在他的锁骨前,开始缓慢又小心翼翼避开噩梦的陷入睡眠。

而Vision给了Wanda一个无声落在额上的吻,也放缓了机能运作,从而继续睡眠的模仿。

Now we dont need to wake up.

评论
热度(20)
© 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