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平生跌宕,向修罗场”

【蔡邱】给蔡师兄拜年啦!

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糖的成分,也就是写皮的那些偷偷摸摸给蔡居诚拜年。

不皮的那个悄悄咪咪,悄悄咪咪,还是会故意被发现。

——————

三更半夜点香阁。

这一夜蔡居诚难得没有被千奇百怪的人点走,什么云梦暗香华山武当弟子,听着窗外嘈杂炮竹,他心想可能他们都回去过年了吧。

他还在想终于清静了...事实上没有,外面的热闹把他烦的哐当一下把窗户合上了,但是这对噪音阻隔还是无甚用途。

蔡居诚那一个无奈,随便拿了点棉花塞住了耳朵,还是抵不过那些震天欲聋的炮仗和舞狮,凡人集体起夜的跨年夜。

可他是个修道之人啊,蔡居诚心想他不能认输在这点小事上。

对啊,一个沦落到青楼卖身的修道之人。
他想至此,五感俱闭。
反正,死了也对他没什么坏处,什么武当,见鬼去吧,等我变成厉鬼再回来杀个够。
蔡居诚抱紧怀里的剑匣,折腾完内心,睡去了。

他房间的窗户马上就被无声掀开了。

萧居棠第一个踩进来,宋居亦也紧随其后站在窗前关窗还戳了个洞把风。
宋居亦见无人注意到,从胸襟里飞速摸出白面罩,萧居棠抽出了顶替他拂尘位置的东西。

他们无声地开启了疯狂打扫模式,但只要察觉到蔡居诚的呼吸变换都会静止下来一动不动,等他又安睡才继续偷摸行动。连换气都小心翼翼,在暗黑之中摸黑而动。

可也是因为摸黑,萧居棠无法像宋居亦那样凭心肆意,他掸到了蔡居诚房间里的那个大花瓶,宋居亦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他们两个人两手一起垫住前后,还是抵不过花瓶阔瓶身闷响一声,砸上了地毯。

萧居棠恼恨不已,却还是跟着机智的宋居亦将一切快速复原然后溜了。

他踩在窗框回头看了一眼蔡居诚,他来之前觊觎了一下蔡居诚会不会收到红包之类的
他看见蔡居诚桌子上空空如也,心想现在来不及塞一个了。

就算蔡居诚当着他们的面干出逆天行道的那种事,他还是不敢相信那个凶着脸将染了风寒的他抱在腋下大半夜送去看大夫还垫钱的蔡居诚,彻彻底底是个伤天害理的逆徒。

至于宋居亦,是朴师叔加急特鸽催过来的。

他们运起轻功,逃命一样将一切歌舞升平的街道甩到了身后,回武当山了。

蔡居诚解开了五感屏蔽,他虽然将感官封住,但空气中隐隐有一种熟识的内劲飘过,他猛地就从浅睡中惊醒过来,翻身坐起拔剑出鞘。

与背对桌子的一个人影面面相觑。

那个人想走。
蔡居诚想都没想就一步冲到窗前挡住了他的退路,黑影子瞬间往门的方向跑,蔡居诚眼睛利脑子快,却抓不住他。

他碰上了刚才萧居棠草草摆回去的大花瓶,忍住惊呼向前摔去,天旋地转前他好似看见了那个黑影顿住了的动作。

那个人影走到了蔡居诚面前,半蹲下想他伸出了手,窗外的月光,正正打在了闯客的身上。蔡居诚看清楚了那身黑衣,咆哮着剑匣
出匣通通削去。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

剑剑相撞,火花交锋,蔡居诚的咆哮湮没在楼下天大的一场炮仗爆炸,传不出这牢笼一样的房间。

显形被抓个正着的邱居新,沉默着摇了摇头。

他不理会蔡居诚的挣扎将他硬生提了起来,然后转身就准备再次由窗户离开。

蔡居诚抱着剑匣就向他背后砸去,邱居新意识到时只回身抬手去挡,在闷响一声过后脚步退后了。

这下场面极其尴尬。

蔡居诚没想到他这一下还能中,愣住了好一会,等邱居新神色自若地转了转手腕,他半低着头,提剑向他指去。

“滚”

邱居新一直沉默着,终于他抬眼看了看蔡居诚,看不到他的脸色,他又转头望向蔡居诚房间里的桌子,才退到了窗户前,一脚踩上了窗框。

“保重。”

蔡居诚发誓他当下第一个反应是去洗耳朵,好忘记他认为自己受到的,屈辱。

他看向了自己的桌子,桌面上多出了两个红包,两个都不同样式,还有,一包漏出香气的纸包糖冬瓜。

蔡居诚抱着剑匣,一夜无眠。


打开的窗户旁边,邱居新背贴墙壁,眼睛最后往里边瞟一眼,揉了揉自己的手臂,神情若有所思。

他也走了。

邱居新第二天开始逮了萧居棠和宋居亦一个月余的课业。

而蔡居诚将那些武当来的东西收好,继续过着他那些无比浑浊的日子。

其实什么都没发生,也什么都没改变。
如果真的是这样多好。

萧疏寒闭眼,在金顶刮痛人的风里,悄然感受着天星起落,一如既往。

评论(6)
热度(62)
© 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