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我快笑死了他什么时候和别的河川主学得在自己身上挂鲤鱼旗,还肩上跟一个,服饰我就懒得吐糟了尾巴还没看得到,恕我直言这是鲤鱼旗精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爱看不看,最后狗子川向叨比,正篇荒我

我爱的川是最好的川,他值得被温柔以待,但是这个世界已经,一次一次又一次地,让我失望了

他本是荒川唯一的,万人景仰的守护者

是他越过了众生来到我面前

荒川之主既然选择了我,你,他们,怎可负他。
——————————
    白发的人坐在檐边晃着腿,远看去,或许她身后那片云都比其夺目。

    “接住我”

    她嬉笑,意图让屋檐之下,荒川之主,伸手去接她。

    “恕难从命”

    檐下的妖是...

【荒川之主X大天狗】天上人间夜夜夜夜

推这篇川狗推到五体投地
逆的心服口服
看看自己写的都他妈什么玩意这才是粮【。】

伞响HIBIKI:

You’re not mean, you’re just born to be seen,


born to be wild.



天上人间夜夜夜夜    文/伞响


tips:荒川之主X大天狗/荒天/现ParoAU上班族与混混的大城小巷/热爱生活从我做起大家早睡早起身体好搞狗倍儿有劲



*有不仅仅是暗示的R18部分


*非常乱来,ooc破天际一去不回头,非常问题发言,阅读途中任何不适请立...

【阴阳师】死生等闲

大天狗x荒川之主
阿po主半夜发疯系列。
————
尽管羽翼与温热的躯体将他包裹着,彻骨的寒意仍然是从空气中渗透进伤口中,荒川之主总算是将痛楚的记忆从尘封的脑袋深处挖了出来。

半阖的双眸望了望那边仍在发难的鬼皇,充斥满目只有漫天火光,耳边的声音也慢慢的放缓如同雅乐乐章的结尾,逐丝抽离

比蜘蛛蚕食猎物的速度慢,比死神的脚步快。

身后大妖把翅膀收紧了些许,妄想着给怀中好不容易拥着的人画一座牢笼,羽毛飘落在他血迹斑驳的脸颊上,颤抖的手替他轻轻的拂了去。大天狗的表情看起来甚至有些想笑

可笑天道荒唐,任由苍生寥落

可笑大义所至,护不住他珍重

只笑滚滚黄沙,从此独自南行。

他攀住他的肩膀,将头靠上...

【阴阳师】cp杂烩寮中事故。

吾乃荒川之主。

受一名目前所在平安京的阴阳师召唤而来,作为与她签订契约的式神,为她所用

我是不愿意离开荒川的,只是看到那个孩子的眼神,总难以想到另外一个与我一样的大妖

她眼中看到的感情,慢慢和记忆中那人的目光重叠
大义这两个字,害死过太多人,若说邪门歪道是独木桥,那它只是一条在万丈高空之上摆荡的细绳。
希望这一次,不会她不会被人左右了心思。
...
看起来有点娇小的阴阳师转过身去抹了把眼泪,说,艾玛,我的小祖宗荒川终于来了,他是大爷,是小公举,必须宠着,供着
...
四天的时间,荒川已经变成了她最强的式神之一了
荒川之主挺意外的,他看了看自己的队友,方知,原本的四星位置该是那个鬼使黑的,主人的三星小妖...

川川身后那条真的是尾巴!!!和衣服分开的!!!今天特意看了!!!觉醒前后都有!!!!小幅度的晃着的!!!别问为什么阿爸这么可怕我想知道他有没有尾巴很久了!!!另外狗子快来!!!

【汪与濑/狼与狐】邪教发粮x

邪教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
是个好天,沥沥淅淅地下着雨,没有战斗的日子对式神来说很闲,却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比方说悠哉悠哉卧在长廊上倚着木柱,看那雨打落英,洗刷着空无一人的时光。

那本该是八百比丘尼最常处的位置,温婉的占卜师善解人意的将其让了给不嫌雨落的荒川之主,抿唇笑笑泡了一壶从源博雅那儿顺来的风枝玉露,给他留在里屋的门边,方斯然离去。

人类的东西不合适荒川的主宰。他是这般想的,随手将茶碗送至唇边啜了口。

他收回刚刚的念头,并且准备把另外一个茶碗收过来——虽说是不懂那个女人的用意,不过只当作是种形式上的礼仪。
却不想,有一双手比他快了几分。
——占卜师不可怕,腐女才可怕【划掉】...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