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霹雳】商清逸,魂可归去。

六曲阑干偎碧树,杨柳风轻,展尽黄金缕。谁把钿筝移玉柱?穿帘海燕惊飞去。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浓睡觉来慵不语,惊残好梦无寻处?

——————《鹊踏枝·清明》  五代  冯延巳

雨是浓,浓如一室雾,困顿于狭隘中。

雾里的风,同样囹圄于此。

他本是该回到那风起之地的,却不知为何弥留于此。

仲春,他在雾里看到了那褪尽金衣的柳枝,伸手去拂,风却带走那绿意。

商清逸,想起来了。

风谷来客并不是在弥留,只是恰好经过,锁魂的法阵却不知为何被强行运行,竟然是留住他了。试问这本用来锁住为恶的鬼魂的法阵是怎么锁着几近化为了风的他,不由得知。商清逸见无力碰撞..魂身的麻烦,正是此等与武力有关的事啊..

指尖拨动白雾,丝弦之乐于脑中浮现,他自娱自乐地跃动着指尖,喉间偶尔冒出音调。

说来,今日似乎是清明。

哈,不知可有人会祭吾,祭并肩作战的友人。

可商清逸刚挑完一根不存在的弦,又想起

他,也已不存在了啊。

当随风去。

雾于此时渐生散意,窗户外的柳条枝,飞跃过的燕子,都远去,远尘世。

吾,应醒了。

雨声慢慢,滴入屋中,奏的是方才未完的曲音,慵懒宁和,无有寄还,只顺他一心,平静难舍。

评论
热度(5)
  1. 饮寒心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转载了此文字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