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刀男/yys】就是..短打日常。

内含太郎婶亲情向,狗子川友情向,狐狼成功攻略一刻,黑白绝对亲情。

啊啊...好耀眼,讨厌。

抬手遮了遮自己的眼睛的阴阳师忿恨地抱怨着平日遮脸的审神者专用纸条并不能在平安京的世界里显现,死宅的性子让她感觉庭院连开着的门都有点碍眼。

真是的,这个时候要是太郎在这里的话,就能好好地睡一个午觉了。

作为审神者任期不甚久的时间里霸占着近侍角色的太郎太刀,也是被这无法打破的墙壁分隔了开来呢。

阴阳师懒散的趴在夏季中凉得舒心的木板上,手里的绘扇拨了又拨,却还是怨着,热啊,热啊,这般一直念叨。

慢慢地翻过身来扶正自己的帽子,她抓起折扇,反常地向庭院跑去。

“荒川♫荒川♫”

雀跃的阴阳师一蹦一哒像她熟悉的小天狗那样,飞快奔至樱花树之下。

“哎...!!!!!!!”

烁亮烁亮的眸眼,忽地熄灭了,她看到的,难以言喻的场景,荒川正在和不知哪来的大天狗在樱花树下对酌。

天呐。
落地一声,她闪退了。

屏幕外的糙妹.阴阳师.审神者.本体,一怒之下把嘴巴里咬着的超级坚韧肉条咬断,在齿间格叽格叽的研磨着,直到碎成肉沫为止。

来自隔壁.六星大天狗手里的酒盏晃了晃,换来他一双视线凝视。

“刚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略显懒散,坐在他对头的荒川之主举着酒手中酒盏,眯起一双红的发亮的竖瞳往寮院里头的方向随意瞥了眼,漫不经心地回答。

“大抵是妖狐又被白狼一箭怼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上了。”

“哦”

大天狗泯一口酒,甜味牵引着樱花香沁入鼻喉,他抬头看看这对酌之人,又低下眸去盯自己的酒盏。

稍微,有一点耀眼啊。

莫名躺枪的妖狐,此刻一双眼深深地注视在自己边上昏昏然的白狼,眼睛时不时地睁开又阖上,心里随着对方动作的狐妖藏了些话,却颤了颤羽睫。

这可真是,夺目得有些过了。

真的好想把这颗星星藏起来,只让她闪烁在自己的眼睛里。

他举起手,心中只有替困顿的白狼拂一拂刘海的勇气,倾身去吻对方。

“今天的妖狐没有被钉到树上哦。”

鬼使黑神情复杂地对怀里几近入眠的鬼使白八卦,却抚过他的背脊,试图让做了好几晚上噩梦的弟弟安眠。

白衣的人,抓过他的衣领,迷糊嗯了一声,将额抵在对方的颈间,顿住鬼使黑有些静不下的心绪。

就像从前一样,让二人都安心的交互。

评论(2)
热度(15)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