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平生跌宕,向修罗场”

【蔡邱】此日无事

此日无事。

邱居新握着剑就能在后山从鸡鸣之时呆到夜深人静,他一个人,甚至有时候连剑都不用带上,光是在后山对着剑痕参透,都已经够太阳走一个过场

尽管他也甚少一个人去后山。

今日不同,邱居新知会过堂前的师弟,说是要悟剑境,三头两天怕是要呆在后山去了,让他知会一声掌门,边匆匆御剑走了。

恰逢蔡居诚下山办事不在,想让二师兄省掉再跑腿的麻烦直接让蔡居诚先找掌门后找与他形影不离的师弟。那小师弟挠挠头,一吐舌头认命地跑金顶去找掌门抱话了。

“二师兄啊,一去就是三天。”

蔡居诚今日就办完事回来了。

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回到居所放下了,又拿了好一些,都给要送的人带了过去,又从掌门口中听得了师弟的行踪,一拍脑袋,难怪这邱居新没出现替他拎包跑腿,心想着乖巧的小师弟怎么可能无视自己师兄呢。

他捎上好酒和吃食,用指导师弟的理由在萧疏寒混了个偷闲名额。

邱居新在困境之中每日都留下新的剑痕,无数道剑痕在他身边形成一个剑气,剑意的小界,又像一道道五星枷锁,将他老老锁在中间。

蔡居诚找到他的时候就是这幅景象,他想来护着逗着只由他一人的邱师弟,身上剑痕污渍,显得多少有点狼狈,却仍旧紧闭着眼,要以自身抓这满天飞的不屈剑意。

他一个人,每日每夜,只想着剑,解剑,出剑,把自己想成一把剑,想想世界上只有剑。
他要顿悟人剑合一之境...
却偏偏造出了以剑为牢的境。

这些剑意,蔡居诚不陌生。

本就是他种在此处,养着等邱居新悟道时相助的,只不过蔡居诚想不到他如此心急。

如果他仔细探查,定能发现邱居新的境界已经追到了他的脚步,未消融的痕迹
里蔡居诚很近了。

但是眼下的蔡居诚嗤笑一声,只是来找邱居新这一遭,他没有带剑匣,甚至还揣了些吃喝,不过这可不妨碍蔡居诚解开邱居新眼下的困境。

剑意可以再养,好酒,他可等不及师弟出来慢慢斟酌。

他眼睛游到了就近的那棵松树上,并指削出一道剑气打落了松树枝条,一手护着怀里的易碎品,临风而立,在高处斜眯下去,双眼近随着剑意划出的气流轨迹。

他要破阵,更要助邱居新解阵。

一切来得都是如此之快,快得声音几乎追不上蔡居诚的身法,高处的剑者一跃而下,他以老松枝为手中剑,凝气结作锋芒,纵松针在身侧,似张狂乱舞,又别作步伐,有条不紊地替他挑开外阵的护阵剑气。

与此时他便张嘴在迎风里大声叫喊。
“居新,最快的气,就是最冽的剑气...不妨守株待兔!”

邱居新一睁眼,来不及惊讶,身体已经做出了以他所言的反应,一息不够,就提剑而出,同这漫天剑气本出同源的意追寻而至,击破了蔡居诚留着这里最炽烈难迎的那一道剑意。

而蔡居诚,已经到了。

他裹着剑意而下,一抖枝上寒霜,咧嘴对着邱居新露出了个张扬大笑,旋即以枝条卷向邱居新手里还未收势的剑,一者高,一者低,方才困顿于阵的人匆忙应对,卸力不及,勉强被弹开了手里的剑,而老松枝,则折了一声干脆。

“我说,居新呀,你一直就只有剑剑剑...有时候连我都不理”

“师兄今日就交你这人世上另一种利刃!”

“在此之前,先同我醉上一回!”

心中之刃,无锋之道...
邱居新默默接过蔡居诚扔来的酒坛子,又礼节万存地对他躬身一聂

他心中大道,终于装进这剑意满天,前提是
装进里头冲破陷阵,肆意天地向他朝来的人。

蔡居诚解了他的困。

邱居新回眸看向了他一直站着的地方,已经被剑痕布满
他不知,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走出这里。

end.
——————————————
突然发现自己有屯粮
记得只发过群里

评论
热度(32)
© 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