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上个情人节的遗留物,这个情人节结了。

     黑晴明一役过去已久,八岐大蛇也悄无声息地退回了老巢,而今的平安京,贯彻其名。
    听说雪女和三尾狐同样倒戈与安倍晴明时,大天狗嗤笑一声,狂傲的神情难掩于色

    这是他要证的道,是他要证的心。无人了晤,踽踽独行,不晓孤寂。

    “大义既是那些平凡小妖能明白的”

    他的团扇仿佛耀武扬威的询问眼前的荒川之主

    你是否,也与他们同样走在浊世之间?

    “吾无心情,汝最好等一等”

    荒川没有回身去瞧背后大妖脸上笑容剥落的时刻,他知其或许是扭曲着,平淡着,又是愤怒着的

    他曾经想过大天狗的一万种神色,失望有,动情的有,偏生没有唯独属于他的,某种酷似飞鸟归巢的安生,将骄傲自满,放纵抒发的轻描淡写

    那也是他的私心与用来打发时光的闲暇。

    不愿临水的天狗扇起遮天蔽日的黑羽,随即消失于天际,脸上残留着不爽和淡漠。

    他想本以为眼前的大妖是这世上唯几个能明白的。

    随后对自己讲,罢了,荒川之主与他人终究不一

    向往大义的赤诚,不知是否有一刻是渴望被认可的。

    他是不一样的。

评论(2)
热度(7)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