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FF15】【格拉迪欧x伊格尼斯】DREAM


    即便是费力试着睁开眼也还是一片乌暗。

    伊格尼斯勉强地牵了牵唇角,思索着按照从背部隔着衣物传来的触感来说,此刻自己正昂面躺在某片草地上。

    耳边似乎一直有虚虚实实变幻不停的回声响着,有很多闪过的话语穿梭而去,不知道是朝着哪个方向的,他听不真切,那太过杂乱无序,兴许是耳鸣,却又觉得是低语——

    但愿不是什么帝国宰相的伎俩。

    他坐起来晃了晃脑袋,抬手轻轻揉着额角,支撑在地上的手压着势头有点高的草,指尖似乎能摸到到些湿润的泥土。

   向身侧摸索而去,意外地,触碰到了带着温度的事物。
    伊格尼斯有些疑惑,把手再探了过去
    是只手,人的手。

    他拉了那只手,从掌心那处探到了一条熟悉的疤痕,心下一片茫然,便向那边挪了挪,往那想象中的脸的方位探了过去。

    得了,是格拉迪欧没错。

    伊格尼斯干脆扶住他的脸拍着摇着,轻声唤了唤,多怕他没有回应哪怕只是不轻不重地哼声。
    他倒是没有想到的,格拉迪欧睁着眼睛看完了整个过程,错愕虽有,但只是不咸不淡的笑着,伸手贴着对方的脸颊,抚过有些凌厉的眉梢,没有被眼镜遮掩起来的眼帘,伸展着坐了起来拍了拍人的肩膀。

    “醒了啊,伊格尼斯...怎么了?”

    “..去走走怎样?”他当是松了一口气,回了他一个略带掩饰的笑容,把方才不经意流露的急切收得妥帖。

    “阿!走”
......
    “伊格尼斯!格拉迪欧”诺克特一发大嗓门,把他从梦境拉回了现实,凉气似乎是不顾一切的想要钻进身体里一样,列车里的空气冷到极点以至于寒霜覆满了周遭,伊格尼斯扶着有些麻木的右手,费力听清了两人的声息,大抵是神经被霜寒侵入,耳边有些嗡声,他只摸索着周遭站了起来。

    信息是诺克特已经得到了来自冰神湿婆的认同。

    暗自放轻了大任压与心头的重量,小心翼翼的转身而离去,格拉迪欧的掌心依然贴在背上,伊格尼斯偏首往他,人回头瞧了瞧诺克特,在转过头不偏不倚光明正大地看回去,低声问着。
    “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继续走吧”
————————
    格拉迪欧是看着他醒过来在倒回去的。

    原先躺在身侧一动不动唯一可以确认的只有还有呼吸的伊格尼斯,突然就爬起来摸索着喊了他。

    他大抵知道这儿是哪儿,也知道为什么躺了这么久人都没醒过来。

    只是因为一直在盯着伊格尼斯的侧脸看发现人醒来过只好赶紧阖眼装睡,想了想还是睁了开来。

    噢,他看不见,哪用掖着藏着,光明正大看
    ....
    我说,他是在担心我吗..?
    ....
    真怀念啊,不必疲于奔命的旅途,他偶尔也会看着诺克特和普恩普朗特跑了开去,剩了自己和伊格尼斯,在准备午饭和午睡间商议
    ——每每也终是依了他的。
    ....
    saunana
————————
噢,没有啦。
分割线后是水晶世界,玩了一把君名的时间错开,咳咳x是见完湿婆还在列车上的伊格尼斯和死去的格拉迪欧见了面噢
最后就是,烟消云散啦
\刀子/\刀子/\刀子/

评论(16)
热度(25)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