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阴阳师】cp杂烩寮中事故。

吾乃荒川之主。

受一名目前所在平安京的阴阳师召唤而来,作为与她签订契约的式神,为她所用

我是不愿意离开荒川的,只是看到那个孩子的眼神,总难以想到另外一个与我一样的大妖

她眼中看到的感情,慢慢和记忆中那人的目光重叠
大义这两个字,害死过太多人,若说邪门歪道是独木桥,那它只是一条在万丈高空之上摆荡的细绳。
希望这一次,不会她不会被人左右了心思。
...
看起来有点娇小的阴阳师转过身去抹了把眼泪,说,艾玛,我的小祖宗荒川终于来了,他是大爷,是小公举,必须宠着,供着
...
四天的时间,荒川已经变成了她最强的式神之一了
荒川之主挺意外的,他看了看自己的队友,方知,原本的四星位置该是那个鬼使黑的,主人的三星小妖即将攒齐的时候,他降临在眼前。
鬼使黑只能等待下一次的机会。此外,主人本来三百得体力一扫而空,也只是为了帮他刷觉醒。在天雷鼓五层里,他从开场被秒,到一刀一个,从未缺席。
...
鬼使白给他的拍档顺着气,温声软语地劝着
“先生等了荒川之主这么久,难免把你给冷落了,消气,鬼使黑”
“..欧豆豆,那个傻瓜本来是要帮我升星的,她的材料已经攒好了,半路杀出一个什么荒川之主尽数抢了去我当然气”
“她都道歉了,还答应下一次的机会一定留给你”
“天知道下一次会不会又杀出一个那什么天狗”
事实上的确杀出了一个天狗,不过是鸦天狗。
...
【此处白狼觉醒前皮肤,妖狐觉醒后】
看着位置被新来的式神抢去了的白狼只是笑了笑,没像鬼使黑那般大发雷霆,抱着弓潜心冥想。
妖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肩并肩尾巴搭尾巴
白狼将尾巴抽了出来,搭在他的尾巴上
妖狐将尾巴抽出来,重新搭上去
往复循环,直到落樱漫天,白狼睁开眼便是狐狸看着玩味的笑容,总算是停下了这有点傻却莫名有趣的动作。
“白狼,你不生气吗?他来了以后你的位置可就不保了”妖狐捧着一瓣樱花,想将它吹到眼前的兽族少女脸上,不料樱瓣被她已更快的速度吹回了的人脸上,顺势捧起了妖狐的脸颊,啵——地亲了他一口。
“生什么气,她的式神组缺不了我俩,而且她忙完荒川之主的事儿还要顾着你,哪儿能气,她辛苦了”白狼似乎是想得透切,即便是今后上场位置可能不保也没什么在意。

她知道的是主人不会落下狐妖,这就足够
...
庭院平日很安静。

主人喜静,却也不强求她的式神,只与他们道

“说话小声一些便好,毋须刻意营造安静”

连那只山兔子都指挥着大蛙走路小心翼翼的

“嘘,蛙先生要安静”

“行了行了你不要揪我头上的花儿了”
...
正义。

鸦天狗身后的羽翅一振,拍翼飞起。

为何物?

“哇——”

天上的人一头栽了下来

犯中二被撞见了,怎么办

“好厉害——”
鸦天狗爬起来看向来人,草杆,棕色的狩衣,可爱的脸庞,妖角

完了完了以后粑粑肯定不奶我了QAQ怎么办在线等,急
正当那人眼里剩下不知所措,莹草朝他伸出手,让他借力站起来,随后拉着他眼巴巴的问着

“鸦天狗,可不可以带我飞一趟啊?”

///队里的草粑粑竟然让我带她飞哎呀妈啊

害羞的天狗点点头,抓紧她的手,一振翅便飞了起来。大概是他那翅膀和真正的大妖天狗无法相比,飞得有些吃力,不消一会就只得将人放下

从此寮里多了个一心修炼飞行的鸦天狗。
——————
那啥..今儿的风有点大

来自隔壁寮生的结界的大天狗半空飞过,掀起一阵风,不经意望了一眼下方便只觉得被人塞了一口狗粮

大妖像是被七层的雷麒麟控住一半直挺挺的掉了下去。

下方是河

几乎是早早预知到结果一般,他阖了眼便任由自己堕落着。

入水的一刻他张开眼,是荒川略带惊讶的神色,蹙眉一瞬又舒展开来,还是那副目无表情的欠揍样。抬抬手指引了水流将大天狗送回岸上,那人浮了半个身子出水面,冷眼看着他抖去翅膀上的水滴

“失态至极。”
——————
今天的修先生有大天狗了吗——没有

评论(10)
热度(99)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