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汪与濑/狼与狐】邪教发粮x

邪教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
是个好天,沥沥淅淅地下着雨,没有战斗的日子对式神来说很闲,却可以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比方说悠哉悠哉卧在长廊上倚着木柱,看那雨打落英,洗刷着空无一人的时光。

那本该是八百比丘尼最常处的位置,温婉的占卜师善解人意的将其让了给不嫌雨落的荒川之主,抿唇笑笑泡了一壶从源博雅那儿顺来的风枝玉露,给他留在里屋的门边,方斯然离去。

人类的东西不合适荒川的主宰。他是这般想的,随手将茶碗送至唇边啜了口。

他收回刚刚的念头,并且准备把另外一个茶碗收过来——虽说是不懂那个女人的用意,不过只当作是种形式上的礼仪。
却不想,有一双手比他快了几分。
——占卜师不可怕,腐女才可怕【划掉】

大天狗掂量着茶碗倚在另一根木柱上,翅膀舒张开来替黑川主挡去了从檐上滴下的雨水,滑落在外头的草地上,管他有心无意也好,那双黑色翅膀是免不了淋雨的命运了。

“进去罢,莫再替吾遮雨了”荒川之主看那人大有为他淋雨淋足一个晚上的觉悟,便将茶碗放回托盘中,动身往里头行去。大天狗也就将羽毛上的雨水尽数抖了去,随他回了屋。

——————————

妖狐远远从走廊望去,一个身影在樱花树下显眼得紧。

雨不算大,对那些被皮毛覆盖了全身的式神来说被打湿了却不甚舒服,小白窝在暖炉旁边对蝴蝶精如是到,后者腼腆的笑笑将它抱起来撸撸毛,童女抱着它尾巴使劲蹭了蹭,小白只得被两小姑娘弄的四脚朝天咯咯地笑着。

白狼却是不愿意丢了这一日的时间,对固执的狼妖来说修行大过天,晴明大人让回屋,她婉言谢绝,博雅大人劝。。他没有,只是看看白狼,拉着了欲再多言的晴明,摇了摇头,意思便是随了她。

其实呢要是博雅大人劝了说不定她真的会乐意耽误一日的时间,可惜是没有,贵族的少年冥冥之中对狼妖的心思猜的一丝不漏,修行大过天。

狐妖只是远观一眼,便不在留意她,继续他要做的事情去了。

雨却是越下越大。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应为天雨的关系,值班的灯笼妖不见了踪影,外头处于比平日还要黑的多的状况。妖狐扫了一眼屋内的式神,之前在树下看到的白狼依旧没有回来,他踌躇了好一会,终究还是向晴明要了把伞去外面找人了。

妖狐尚算对庭院熟悉,三两下边摸到了黄昏时他所看到的白狼所在之处,他走近了看,狼妖还在入定般的姿态,倒是被不停打在脸上的雨水搞的有些烦躁,一直抖动着耳朵,怕是雨水滴滴答答的声音掩盖了妖狐的脚步声,她看来尚未发现有人走近。

狐妖放轻动作至她身边蹲下,将伞移到人头顶上,看着她舒展开来的眉目笑了笑道“白狼小姐,该回去休息了”狼妖明显被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猛然睁眼,才察觉伞在头上人在面前,松了口气道“是你啊..谢了”随后搭了他一把手站起来,抬头望了望天色“原来已经天黑了,麻烦你了,抱歉”

“能和白狼小姐同撑一伞,那是小生的荣幸。”他这般说着,抓紧了掌心的狼爪,将伞倾至能堪堪将所有打落白狼身上的雨水挡去的地步。
——————
即便是兽类的皮毛覆了在脸上,都看到白狼的脸红了。

脸狐别以为你眼妆浓她就看不到你脸红了啊。

妈的闪光。翘班小灯笼的冷漠
——————
大天狗看着人赤足步入,衣袍上淌着些水滴,盘着腿坐在暖炉边的坐垫上看他,身后那条不知是尾巴还是什么的奇怪物体摆动着,那人一手支着下巴,脸上写的是无喜无悲,硬生生被看出来些愉悦的意味。
[请带入我要吃小鱼干.jpg]【???】
暖炉是个好东西,荒川之主这般想着,他卧在天狗的臂弯里,黑色的翅膀将他环了个密实,将凉气湿气祛得干净。
【这里是啊po主私心脑补,与上边的正经八竿子打不着】
——————
安倍晴明,把两份嫁妆和聘礼一手承包的男人。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是两份嫁妆?

废话他要把荒川嫁出去啊,大狗子不是他的式神

想看后续请保佑po赶紧出大狗子,荒川一个在家很无聊。
【刹车成功】

评论(25)
热度(71)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