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脸狐×白狼][狐狼]论出生在非洲贫困家庭的艰苦

邪教大法好!!!

namsom1224:

#瞎写着玩
#我不管我不管不吃官配,只爱狐狼
#一发完


——————


1.


脸狐今天又被晴明训了,内容无非就是他今天打怪的时候暴击只突突了两下,但是妖怪快没血的时候他却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了。


脸狐感到很委屈:打怪什么的才不适合小生。而且也不知道今天谁才是第一个挂掉的呢。


可他再有胆也不敢说啊,万一晴明一生气就不给自己觉醒了咋办?所以脸狐只能憋着。


正憋屈着呢,中午在院里拨弄小花小草的时候又遇到了晴明,没躲过去又是一顿叨咕:"崽,我说你能不能争点气?不然跟白狼学学啊,刚刚我带她出去打怪,暴击三千加,多给阿爸长面子?"


"嘁,再怎么样也不跟我一样都没觉醒?"脸狐边说边看向不远处正擦拭弓箭的白狼。


"人觉醒了啊。"晴明有些尴尬,"你是不是又去哪里泡妹子了?我不早就说过了?"


"?????"面具下的脸狐一脸懵逼,"那她为啥还穿着那套衣服?"


晴明像是很生气的样子,脸都快黑了:"闺女觉醒后的衣服不好看,我没让她穿。"不过随后脸色又缓和了点,说到:"马上新衣服就开卖了,我打算后天就去商店给她买回来。"


"哦……"脸狐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但是几秒之后就听见他又叫了起来:"什么?后天?后天不是说好了给我觉醒去的吗!阿爸你来得及吗!"


晴明不以为然:"你的事和白狼的事,怎么说都是白狼的重要啊。毕竟人家暴击随随便便就来三千,你呢?不让我丢脸就算不错了。"


语毕,瞥见脸狐耷拉下来的狐狸耳朵和尾巴,便又补了一句:"明天阿爸打算带几个式神去打御魂,你要是表现好,那我就再考虑考虑。"


脸狐有些疑惑地看了看晴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不就是打个蛇吗?难不倒小生。


不就是好好表现吗?这也难不倒。


就是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脸狐抬起头,扫视了一圈院落里的各个式神,现在练练,找找技巧也还是来得及得吧?


2.


脸狐第一个找的是莹草。


莹草:我暴击能回血,你不能,咱俩不一路子人。


脸狐:……


第二个找的是桃花妖。桃花妖总不能暴击回血吧?


桃花妖:我在跟樱花妖玩,你能不能走开?


脸狐:……


第三个找的是源博雅。源博雅一个人在树下捣鼓着什么。


源博雅:我在给神乐做饼,没空。


脸狐:……


第四个找的是姑获鸟。脸狐确定姑获鸟真的什么都没做。


姑获鸟:可以啊。


脸狐谢天谢地。姑获鸟便给他看自己的暴击。


……脸狐觉得自己只是眨了眨眼,姑获鸟就暴完了。


他觉得自己差不多是只废狐了。


最后他陆陆续续地找了三尾狐,凤凰火和雪女,结果也都没多大帮助。


一圈转下来,天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开始黑了,脸狐有些失望地往结界里面走,打算在那待一会。


不知道什么时候白狼已经在那里了。她依旧是备战状态,闭目坐在地上,周围一圈猩红的光亮。等脸狐走进,她就被惊醒,立刻站了起来。


一只狐狸和一只狼处在结界里,确实有些尴尬。脸狐和白狼草草地打了招呼之后,就看见白狼继续之前的姿势,一声不吭的了。


脸狐在结界周围走来走去,时不时瞄几眼地上的白狼。他发现白狼其实也挺好看的,身材高挑,气质也好,大大的紫红色眼睛也很可爱。奇怪,他怎么就没早点注意到呢?


白狼像是知道有人在偷看她一样,敏感地睁开双眼,一旁的脸狐就被抓了包。终究只是只狐狸啊,脸狐觉得自己两颊一定烧红了,只能在不幸之中庆幸自己还有着面具能挡挡一部分。


"怎么了?"他听见白狼的声音,没有莹草声音那般甜糯,也没有雪女那般冰冷,更没有姑获鸟的中气十足和三尾狐的媚。他仿佛觉得自己在没有成为晴明的式神之前,从未接触过这样的女子。


"小生……小生只是觉得……"脸狐支支吾吾地说着,看见白狼水灵灵的瞳孔带着疑惑和奇怪,无奈之中只能随便说一句救场,"可否教小生如何提高暴击的概率?嗯……我是说,你知道的,我总是不能让自己的暴击稳定在一个水平上……所以……"


白狼有些诧异地睁大了下眼睛,随后又立即勾起一边嘴角。脸狐抬起头看她,白狼正拿好弓箭,对准自己拉开了弓,似乎下一秒就可以把弓箭对着自己射过来。


哦天,她确实也这么做了。


白狼松开拉弦的右手,一只带着红光的弓箭直冲冲地向脸狐冲来,脸狐只得立马数记利刃飞过去。当然,是对着弓箭这么做的。


万幸,那弓箭被白刃折断在空中。


"这样?"


"什么?"脸狐还没回过神来,他有些迷茫地看着带着得意的神色的白狼。


"没异议吧?那继续?"白狼没有回答,只是又一次举起了弓。


3.


第二天一大早,晴明一大早就带了五个崽去打御魂。安排式神位置的时候,却一反往常地把脸狐放在了中心。


脸狐倍感压力地摸了摸后背,不仅有种后背要被x光射透的感觉,他好像还可以听见晴明对他说:"I AM WATCHING U."


……


好吧,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其实旁边就是白狼。


今天阿爸倒是开的手动,一共留了三次鬼火给他。


第一次,突突突。


脸狐看见白狼对自己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怎么想都是"你走神了"的意思。


第二次,突突突突突。


脸狐突完很开心地对着白狼笑了笑,白狼没理他。


脸狐很不开心。


第三次,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其实也不算啥,就是因为那蛇刚刚突了白狼几百滴血。


脸狐觉得自己的觉醒有着落了。


4.


果不其然,第三天一大早,脸狐就被阿爸叫醒,一听是去觉醒,一骨碌就爬起来了。


"崽,我们家穷,能带去觉醒的也就那么几个。鸟,草和狼都比你稳,阿爸希望你觉醒后能好好发挥。"


"好的阿爸。"脸狐乖巧地回答,踌躇了会又说,"阿爸,以后能把小生跟白狼放在一起吗?"


脸狐被阿爸打了头,说他动不动就想泡妹子。


脸狐很委屈地反驳:"不是啊,阿爸,我不看白狼受伤我打不好啊。"


晴明黑人问号.jpg。心想:我真是上辈子欠你们这群熊崽子的。


最后,晴明还是答应了脸狐这个奇怪的要求,给他觉醒了。


5.


脸狐觉醒后,终于把面具摘掉了,一张清的人形的脸上又有几分妖孽。


脸狐很开心,兴奋地跑进院落,一脸"我觉醒了我最帅"的样子。他一把拉过莹草二爸:"爸爸!我觉醒了!是不是很酷!"


莹草二爸由上到下地扫了眼脸狐:"还不错。但是没白狼好看。"


?????


脸狐很疑惑:"这话是什么意思?"


莹草指了指树下一身紫裙的女子:"那儿呢,白狼。阿爸今天给他买了身新衣服。"


诶?同时?脸狐有些不高兴地在心里骂了晴明几句,不过还是走过去看白狼。


兽脸已经是人脸了,再加上换了衣服,若不是背上的弓箭,脸狐还真认不出来。


坐在树下的白狼见他走来似乎也惊讶得很,橙红的眼眸紧紧地盯着妖狐,与人类相似的淡粉色嘴唇微微张开。


"我不知道阿爸今天是觉醒你。"白狼带着点笑意对他说。


"嗯。其实你的新衣服也挺好看的。"脸狐也和白狼一样坐下来,肩膀挨着白狼裸露的肩头。


白狼把头转向他,像是期待着什么,小心翼翼地问:"只有衣服好看吗?"


脸狐一时语塞。自从他成为晴明的式神之后,以前那点喜欢花言巧语,诱拐美丽少女的习惯早就丢掉了,现在再叫他说些夸赞女孩子的花言巧语,脸狐还真没有头绪,只有木讷地点点头,道:"都很好看。"


白狼好像看穿了他的窘迫,微笑着把头别开,和脸狐一样,看着不远处发着微弱光芒的太阳。


“又是一个安静而美好的下午啊。”


“是啊。”


——Fin.


特别少的番外。


“白狼白狼,我说既然我们俩额头上都有个花纹,要不我帮你涂一个跟我一样的吧?”


“……不用了谢谢,我觉得我这个挺好的。”


“诶?你不愿意啊……”脸狐装作郁闷的样子,“那我还是去找跳跳妹妹吧,她肯定喜欢。”


“等等……”白狼急匆匆地叫住他,细长的眉毛皱的紧紧的,犹豫了好几秒才说道:“那…你要怎么画?”


于是第二天,整个院子的式神和晴明都看见了白狼和脸狐额头上同样的花纹。


晴明阿爸也没有办法,谁让狐狸那么聪明呢。也许下次就是涂她闺女的尾巴颜色了。他望向院落一角给白狼变着唬人的戏法的脸狐,心想,他那单纯的傻闺女十有八九是留不住了。

评论
热度(157)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