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策花】接小甜饼

    秋繁还记得当初遇见李无念的时节。

    那年的万花虽没有落雪,却是比往年冷上一些,再一个平淡不过的日子里,天策那边捎来位病患。

    那是李无念

    据说是驻扎的营地被偷袭,醒来之时,便已经剩下一地风霜狼藉,全营已经覆灭,被天策的援军救了回来,从此落了心病不肯再开口讲话,目无表情,唯有提到那营之事,才有反应,非笑即哭,非哭即笑。

    百般无奈,他们将人送来了万花谷。

    秋繁看到他的眼神是无喜无悲,堆积着比华山还厚的积雪,隔绝人间,宛如一具行尸走肉,身边的人喊他干嘛就干嘛。

    李无念终日躲在房里,谁来瞧他都是那副模样,那双眼沉寂的所有情绪,皆如出一彻。

    他们都说这是心病,全凭天地造化,没得救。
——俗话说得好,心病还须心药医
    看顾开导他的责任交托在秋繁身上,他待人处事温温和和,无论如何都让人生不起气来,也很受师弟妹的欢迎。

    秋繁每天都去看他,有时候给他折一枝花枝,插在那花瓶中给房间里带了些生气,有时是那些多半用来哄闹腾的师弟妹的糖糕,有次他甚至把刚出生的小鹿抱着带去给李无念看。

    李无念从看都不看他一眼,变成了偶然秋繁和他讲话会应几声

    只是还是那副无喜无悲的臭模样。

    秋繁很高兴,任谁都看的出来李无念的情况好转了

    又是一年的冬季

    这年的万花,飘起了少见,细碎的薄雪

    一天秋繁问他,要不要出去走走,万花的雪景好看得紧

    李无念应了,随他离开了住所。

    积雪给晴昼海镀上一层白衣,那些小家伙个个开心疯了,往花间一窜活脱脱便是一墨衫的精灵,这会在这,那会在那儿。

    秋繁温柔的笑着,和小家伙们温声细语的聊一搭没一搭的,时不时回头瞧瞧李无念,见他神色平淡,被师弟妹围了个水泄不通,愣是看出点无奈来了,便行过去给他解围。

    中午的时候又下起了小雪,绵薄的阳光有些漫不经心,散在身上缺点温度,撒在雪上也只有投点光,秋繁敢担保那雪连一小片都没融化。

    李无念眼里的积雪,却是没抵过这软弱无力的阳光,几近是被光芒直直穿过眼眶,往心里冲去。

评论
热度(5)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