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策花】发个小甜饼

    李无念是倦了

    那身天策的定国式软甲还没来得及除下便倒在秋繁的榻上,眼一阖就睡的沉稳,红翎被压于背后也浑然不觉。

    秋繁原先睡的酣醉,侧卧着脸上黏了几缕发,低着头脸朝外,冒了些汗珠的额抵于手背上,他本就睡的较里,防着李无念上塌的时候动静太大惊扰了自己安眠。此时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想来是被李无念的外甲碰碰撞撞的声响给闹醒了。

    李无念睡下的姿势是侧躺着的,身子朝里,秋繁眼睛一瞥就在软甲的缝隙出看见了他身上裹了几圈绷带,看走向是从肩膀绕到腰腹部,他似是被软甲硌得不舒服,换成了昂脸躺着的姿势,秋繁能清楚的瞧见他眉头紧皱,睡的一点也不安逸,又再翻身向了里榻的人,抱着臂呼吸重了些,似有若无的打了在秋繁脸上,俩人的鼻息交织,莫名平添几分暧昧之气。
看到人睡的难受,秋繁挪了挪伸手环住李无念那大概是受了伤的腰部,即便是他那一身软甲依然是碍事无比,李无念或许是感到了人的接近,多年来熟悉的气息安抚了燥动的梦与腰部时不时发作的伤痛,他同样回抱着看来动了恻隐之心的医者,低声似是梦喃道。

“阿繁,我没事,睡”

秋繁闻言那双眼里的柔和又添了几分,抬首轻轻地在李无念的唇边点了一下,把他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做个好梦,晚安。

评论
热度(10)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