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剑三】庄花与你(秀萝第一人称视角,赠友茕茕白兔)

如此难得师姐带自己来一回藏剑山庄,要是因为在此处迷路而被发现,提早被送上回秀坊的船,岂不是坏了这趟得之不易的旅程?
在桂花林里失去方向的你,烦躁的在树下踱步,双剑上的银饰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舞起一套剑法,借了这个威力可观的剑势似是想卷席这一地落花以泄愤。
“空有威力,而余势不足,剑气磅礴却静不下心,可有烦忧之事?”此时身后却响起一把清冷嗓音,回眸一看是今早远远眺过的叶大庄主,你非常讶异,趁着夜色疏朗来赏花的人看来并不止你一个,知道眼前的人双目已渺性情淡泊,能把他吸引过来的,想必只有此刻手上双剑的招式。
“晚辈见过叶大庄主”这个锋芒内敛绝代风华的人让您忍不住前仔细端详一番,额间的梅印在鹤发之中若隐若现而让人更为夺目。
“可是瘦西湖来的访客?平日此处可是叶家禁地,无人胆敢驻足”他抱着剑,雪发随意散落,只披一件金缕外衣,给人的感觉却不失大气。
“对不起。。刚才我趁师姐没注意溜了出来赏花,走着走着就迷路了。。”你心中慌然,害怕会被师姐发现而提早被送回七秀坊,并不知晓叶庄主会否将自己斥责一顿,怯生生地咬着唇握紧双剑。
“无妨,我带你出去,这里不过是我平日悟剑的地方。”那人的语气依然平无波澜,灰白的眸子看起来没有任何一颗石子能掀起浪。
叶家,就是被这样的一个人背负起来
看起来不堪重负的肩上,有无法逃避的责任
而他的心中却只有剑,更准确的说他的心,便是一把利刃,锋芒毕露,若年少懵懂的叶英是未经打磨的玉石,那么现在的叶英,便是尚未离鞘的宝剑。
你好像有那么一刹那看见他世界中那片清彻的毫无杂质的天空。
他转过身辞去脚步不紧不慢,待你跟上他,你呆立在原地,飞花缠绵轻落在他脚边,瘦弱的背影令一股悲凉油然而生
天道太不公,像他这般对剑道执着痴迷的人,却失去了看尽这天下神兵的双眼,看不见锋芒,也看不见这河山如画。
“劳烦叶庄主”
泪花在你的眼眶中打转,而他,不知晓。

评论
热度(10)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