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你非自万花,不知这一里世外桃源,谁珍重

(1)

“师姐说,等我学会太素第十针,师兄,就会回来了。”小姑娘坐在块巨石头上悠晃着小短腿,昂头看树叶间斑驳阳光,光影洒在略有褪色的万花衣裳上,年轮迈出的步伐在绸料上留下温和痕迹,连着回忆一起附在这伴她许久的半夏衣上

第一次帮颜老磨砚不留意把墨汁泼到裙角

摘下夏初刚开花的枝条被划破的袖子

与师弟一块煮医治风寒汤药时溢出的药汁溅沾上鞋套

师兄出谷前拍她头叮嘱她记牢医者之誓,将崭新的青木笔作为满六周岁生辰礼物送予她也彷佛不过是昨天之事。

“可是,孫老先生说过,太素九针,顾名思义只有九针呀。。”她迷茫空灵的眼神对不上焦点,却直直地向着谷外的方向,你不由得轻柔地拍了拍她的头,她才回过神来,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小香囊递给你

“你能帮我把这个带给师兄吗?师姐说我不可以离开花谷,可是我好想好想师兄啊。。”她带着期盼和些许忧愁,看向了你。

你点了头接过香囊,她苍白的笑颜从嘴角荡漾开去,你翻身骑上白色的浮尘,一扬马蹄便离开万花谷去寻小姑娘生死未卜的师兄。

(2)

   出了这桃源万花,便是今昔荒凉的长安地区,你在不远的天都镇,找到了小姑娘思念已久的师兄。

   “先生请留步。”你叫住了离你几丈以外,刚替一位老婦诊完症起身离去的万花弟子。你拿出了香囊,他收起先前平和的神色,闭上眼睛浅笑摇了摇头,当中涩苦,一抿无遗。

“安史之乱一天未平定,我绝不回去”

你想问点甚么,却被他扬手打断。

“前些天有个狼牙军官想要拉拢我去他營中作军医。”

“我将其杀了,一把火烧了那贼窝。”

“如今他们在通缉我,若回万花,只会给谷里添麻烦”你听完这些话,愣住了。

不曾想过看起来手无寸铁的大夫,能在军帐中截杀一军官且全身而退。

更震悚于他说出这些话时的淡然神色,就如平日与人断诊般干脆利落精確无洖,落笔间生死一瞬他亦毫不生疏陌生。

“这些东西,你可能助我,带给我那师妹?”

他递来一个木盒,里面是一套银针,一支入目精致的笔,还有些零零碎碎的小玩意。

“那银针是我出师时,师傅赠我之物,如今我将它交给师妹,你且告诉她将其妥善保存,待来日有机会,我再去取回。

此笔名归雁,若她能将太素九针与百花拂穴手的心诀背得一字不漏,就给他说是师兄奖励的,若是尚未熟练,便予她师姐暂作保管。”

你点头接过,他压下了斗笠,向你作揖后转身迟去。

“多谢侠士,若来日有缘,必将此恩报,再会。”

歇息几日后,策马扬尘,你又回到了万花谷。。

——————TBC


评论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