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隔着玻片就能隔绝世界的美丽

在他抹杀本心的这些年里,那个人对他潜移默化,影响得太深

【混同·南京大屠杀纪念】一寸山河

长烟落日孤城闭。:

*《苗疆蛊事》与《阴阳代理人》混合同人
*别问我开头怎么回事,我觉得倒着挺带感来着_(:з」∠)_
*题目取自蒋中正“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 

——右护法屈阳,你可知罪?

——老子到底犯了什么罪?

——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三日至三十日,我教内近三十名弟子于南京城中殒命。你说,你何罪?

——那群狗娘养的…屠城了……南京城!

“他们屠城了…为什么,为什么我救不了他们,为什么我明明在南京我救不了他们!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日本人的刺刀捅死!那个女人到死还在护着她的孩子,我却没能救下那个孩子,他被军刺生生插进了头颅还在哭嚎!……为什么我身为邪灵教的右护法我却什么都做不了?为什么我保护不了……为什么我保护不了我的同胞!谁告诉我为什么啊!!”

那日,邪灵教最骄傲的右使跪在地上,双手死命捶头哭得歇斯底里。

那日,苍天悲泣,白虹染血。

--

“奶奶的,日本鬼子把无锡打下来了?!!”

手里酒坛啪得落地摔得粉碎,醇厚酒液泼洒了一地。洛十八疯了一样奔向寨子的马厩,
“直娘贼,备马,备马!老子要去南京!!”

一路风餐露宿换来的是映刻眼中的残酷场景,无数人挤在前几日还清清冷冷的长江内互相挣扎挤压哭嚎着要渡江,一位少妇抱着孩子祈求舟上的大兵却被一枪捣碎眼睛。尽管出身苗疆走南闯北却不常知人性险恶的洛十八张大嘴巴,瞪大的瞳仁倒映紫金山的熊熊业火。

紫金焚,金陵灭。

金陵,灭!

--

李道子驻足秦淮河畔,尚显年轻的面容上眉头深深皱着不言语。陶晋鸿小心地问道:“师叔,怎么了?”

“呵,我好像听见隔江我们的军队战斗了。”李道子沉沉道,陶晋鸿闻言也沉默。正统道家传承又如何,在国家危难之际照样屁用没有。半晌后他道:“师叔,我们回去吧。材料已经买齐了。”

李道子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这覆盖虚假繁荣的染血山河,轻叹一声跨上了马匹。

陶晋鸿抬眼,却并未再次发现那苍白太阳里转瞬即逝的一丝血红。


--

“臭脸,你睡了那么多年,知不知道你我脚踩的这片神州大地,曾遭遇巨大的浩劫?”

罗焱咬着烟道,站在他身侧的断情人转过脸看他,清清冷冷的不说话。他也识趣,一脚踏在紫金山顶石之上,背对万丈深渊说道:“也许在现在看来,人族是一样的。无论是中国人,日本人,美国人,都属于人族。而有时我却在想,如果我参加百族争霸赛那年,在把人族改成炎黄氏人族,那我在今天说不定能得到一点安慰。”

“人族的确很恶劣,人族的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战争,最大的两场消磨掉了全世界数百万人的性命。而今天,通天会要做的,”紫金山下,金陵城内,通天会弟子们正忙碌地摆放一些物件,然后站在旁边默默念咒发动这法器,无数寻常人看不见的光束从法器内腾空,交汇在金陵这个饱经沧桑的城市头顶,逐渐在上空形成了一层光幕。罗焱望着断情人,低低地笑出来:“是要超度第二次战争中,日本人屠杀的,整整三十万中国人的怨气。”

断情人皱了皱眉头,即便是在千年前将杀人视作平常事的他,抑或当年和魔心子纵横江湖的司马天,三十万,的确是个可接受又不可接受的数字。

从市区远远地传来汽笛的悲鸣,一如当年凄凉。罗焱双手合十,一字一句道:“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断情人罕见地没有鄙视他,思考一下来时行人口中反复重复的话语同样双手合十,轻道:“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FIN-


【后记:
尽管微博上贴吧里都在刷南京大///屠///杀,老照片张张诠释血腥暴行,但我依旧不敢想象当年的情景。
我不是受害者,我庆幸我不是受害者。
屈阳的咆哮质问是写完后补上的,打字的时候我手都在颤抖,心颤得也厉害。
今天在空间看到一条说说,说一位日本教授问中//国学生看日漫的多不多,学生说多,再问恨日***本的多不多,多。
为什么,因为我们不会忘记,我们的父辈流了多少鲜血,在土地里磨破了双膝换来我们坐在空调房里追番。也就无法忘记,那场灭绝人性的南京大屠杀。
谁要是忘了,谁他妈就是没良心,十殿阎罗都不屑收你丫挺。
恳请看到这篇同人的你们记住两句话。
【勿忘国耻,警钟长鸣。】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评论
热度(21)
  1.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鸮九. 转载了此文字
© 专吹金发碧眼面具男_妄哥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