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平生跌宕,向修罗场”

【狐狼】听见你的声音。

“噢天哪——!”

“37号的白狼选手在比赛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快,医疗队,确保两个学生的平安!”

伴随着观众的惊呼和裁判长源博雅的哨声,广播部的八百比丘尼硬着头皮向学界宣告了这项意外,女子甲组撑杆跳高的赛事暂且拦了下来,连带着后头某些女同学的高呼....

“妈也妖狐阿尼!!!!!”“白狼姐!!!!!!!没事吧!!!!”

观赛的学生几乎分成了两派在为绿茵场上的球员欢呼呐喊助威一般,一个呼唤着乙组的头号短跑,一个担心着甲组撑杆跳高的最大希望。
也不知怎地白狼撑高过杆的时候冲力太大飞了出去还是怎么地,义工场助的妖狐逼不得已之下当了一回肉垫。

噢老天,在几乎被砸成盐味苏打饼之前还听到了与自己粉丝团不分伯仲的另外一个声援势力的妖狐,他脑子哐当一声就没了继续接受外界信息的机会。

倒是被缓冲了撞击力的白狼从妖狐身上爬起来,见妖狐两眼一翻的状况心急如焚,生怕害到另一名与自己实力相当的运动员的命,捞起妖狐扛着就跑

虽然她明显被耳边的嗡嗡声害得有点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

——破全国纪录的机会就这么被中断,安倍晴明现在倒也已经不在意。

他指挥着花鸟卷飞快跟着白狼进医疗室,摘下了自己的金丝眼镜揉了揉眉心。

这可真是...万分的失态了,能够让那个比赛出现这种状况。
源博雅教头拿起方才白狼撑高的竹竿一看——好家伙,从细口子逐点裂开了,恐怕是有人动了手脚。

他大步流星走向安倍晴明诉说了他的推测,想必有别的学校窥伺这学界记录,却被训导主任叫停了这个推断。

——不是不信任,而是心中有了答案。

花鸟卷匆忙赶进医疗室,眼见白狼体力已经被冲撞和奔跑消耗完了,也是手一松便将肩上的妖狐摔上了床——或许这一下比刚刚更伤说不定,但是驻扎的医务人员桃花妖已经来不及调侃自己的相熟的后辈了。

白狼明显是程着一副痛苦的眉头紧紧搅在一起,而妖狐...看起来只是脸色有点白而已。

在不翻动伤者的情况下她检查了一次妖狐和白狼的伤势,最后得出的却是在两个一样过硬的身体素质之下除了妖狐背上擦地板磨得慢伤以外,里头事儿都没有。

安倍晴明和神乐走进了医疗站的帐篷,又很快地走了出去。

看在两个女孩子其实也不好给妖狐动背上的时候,在隔壁的终点裁判荒被唤了过来,出了名手劲儿大的他让桃花在胸前画起了十字架。

接下来的事情花鸟觉得简直匪夷所思。

妖狐在绷带拉紧的一刹那绷紧了浑身上下,甚至没忍住藏在指缝里的利爪都爆腾

——但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白狼原本好端端地昏迷在隔壁,却猛地像是收到了什么天大的惊吓,又或者说做了一个噩梦,啊了一声猛地窜了起来,差点就撞上了抄起了镇定剂的临时替代品枕头的花鸟卷。

最后整个医疗室都静默了下来,五个人面面相觑。

荒悄悄拉过花鸟卷的手臂,凑在她耳旁说了一声

“离那里两个人远点,都是犬科的。”

--tbc

评论
热度(9)
© 我永远喜欢幻红_妄 | Powered by LOFTER